欢迎访问:大香蕉综合伊人网在线-伊人大香蕉在线观-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爱情公寓风流记】(02-04)

 字数:12103
              第二章
 
  「展博,昨天怎么样,嗨不嗨。」子乔很猥琐的朝展博挤挤眉,顺便拿走了 他手中的牛奶。
 
  说起昨天,展博也是兴高采烈,道:「子乔真有你的,我按照你说的做,荷 里活果然答应这周末和我看电影呢。」
 
  「一个看电影就把你就把你乐成这样,展博,我真看不起你。」子乔刺激展 博道。
 
  「那,那还可以怎么样?」展博咽了咽口水,声音都有些颤栗了。
 
  子乔自己人逢喜事精神爽,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展博你难道不想牵牵她 的手,摸摸她的奶子,然后和她去快捷酒店开房做爱吗?」
 
  吕子乔的话如晴天霹雳击中展博内心最深处,展博的脸迅速充血通红,喉头 不断蠕动,甚至连鸡巴也是一翘一翘。吕子乔看着展博没出息的初哥样,不屑的 冷笑一下。
 
  「你俩干嘛呢?」一声爆喝,打断了陷入各自沉思的两人。吕子乔看见出声 之人无奈叫道:「你干什么呀一菲,一大早咋咋呼呼的。」
 
  「就是啊老姐,吓死人了,而且你会吵着别人睡觉的。」展博也很不满。不 过迫于胡一菲强大的压迫力,两人都不敢过分表达自己的不满。
 
  「哼,爱情公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能吵着谁?」
 
  吕子乔很认同这句话,不然昨晚宛瑜的尖叫就能把大家都吸引过来了。 
  「你们俩一大早就勾肩搭背,脸还贴的那么近,要干什么呢?吕子乔你要是 觉醒了什么深层次的性趣我不管,可别带坏我弟弟,我们全家指望着他传宗接代 呢。」胡一菲吼道。
 
  吕子乔看了一眼他和展博的姿势,好吧,确实比较恶心,他赶紧离开展博朝 一菲叫道:「你可别误会啊一菲,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只对18到28的性感辣 妹有性趣。而且都什么年代了,还传宗接代,你要不要这么老土啊。」
 
  「你再说一遍试试!」
 
  「当我什么都没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你们刚才是干嘛呢?」胡一菲狐疑道。
 
  「我在教你弟弟泡妞呢。」吕子乔正色道。
 
  「真的?」胡一菲不是很相信,在她印象中,吕子乔除了坑展博钱就是跟展 博借钱。
 
  「真的啊老姐,子乔的办法很管用啊,昨天我就和荷里活吃了顿饭,还约好 周末一起看电影呢。」展博很有义气,马上为子乔作证。
 
  胡一菲马上跑到展博边上搭着展博的肩膀,开心的说:「有你的展博,说说, 吃饭怎么样?吃完了还发生了点什么?」
 
  展博打掉胡一菲的手,不耐烦的道:「能有什么啊老姐,我得走了,我要给 荷里活买早餐。子乔你说我买豆浆油条好呢还是面包牛奶好呢?」
 
  「面包牛奶。」吕子乔随口说道。
 
  展博现在对吕子乔可说是言听计从,答应了一声兴高采烈的出门了。
 
  「吕子乔!」展博刚走,胡一菲就是一声大喝。
 
  吕子乔吓了一跳,叫道:「干嘛呀一菲,是要吓死人吗?」
 
  「老实给我交代,你跟展博到底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你当我是傻子吗?你俩勾肩搭背,还笑的那么猥琐,肯定是有什么事。快 点老实交代,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你确定想知道?」公寓里还没有人能挑战胡一菲的权威,吕子乔显然不会 是第一个成功挑战者。
 
  「说!」胡一菲的声音再高了八度。
 
  吕子乔下意识的左右张望了一眼,然后凑到一菲耳边轻声说:「我在教展博 怎么去插荷里活的骚逼。」吕子乔说完就马上闪到一边了,令他震惊的是胡一菲 居然没有发怒!其实胡一菲心里还是挺高兴,因为展博终于像个正常男人了,知 道要约会,知道要去干女人了。
 
  「那,那你等他回来再教吧。」尽管是个强悍的女人,胡一菲在说这句话的 时候还是脸红了。
 
  吕子乔马上就想通了其中关键,原谅展博一家真那么老土啊,得意道:「没 问……」题还没说出口,一阵剧痛从鸡巴上传来,下一刻,吕子乔就躺在地上捂 着鸡鸡抽搐。
 
  「王八蛋,老娘怎么说也是人民教师,高级知识分子,居然用这么粗俗的话 跟我说。」
 
  吕子乔疼到根本说不出话,在地上不停打滚,偶尔用凶狠的眼神瞪一眼胡一 菲。胡一菲可不怕这种无谓的抗争,潇洒的喝着牛奶。
 
  「啊,子乔,你这是怎么了?」婉瑜出来看到这一幕,惊疑不定,可惜吕子 乔回答不了她。
 
  「子乔老毛病犯了,宛瑜你别管他,你让他躺会就没事了。」胡一菲说完也 出门上班去了。
 
  「子乔你不要紧吧,要不要给你打电话叫救护车。」宛瑜蹲在吕子乔身边关 切的问道。
 
  「扶,扶我回房。」吕子乔拼进全力才从喉咙中说出这句话。
 
  吕子乔躺到床上后就把裤子脱了温柔的爱抚自己的宝贝。
 
  宛瑜吓了一跳,脸又开始红了起来,不过毕竟昨晚都那样了,便问道:「子 乔你的鸡巴又病了吗?不过它怎么这么小啊?」
 
  吕子乔一愣,接着喜道:「是啊婉瑜,我这病实在太严重了,你快再来帮帮 我。鸡巴平时就是这么小,要见到大美人才会变大的。」
 
  婉瑜觉得子乔是在夸奖自己,听了之后很高兴,也十分乖巧的趴到了吕子乔 胯下,小手拿着鸡巴轻轻套弄了几下,便张口将鸡巴吞了下去。
 
  过了有五分钟,吕子乔终于觉得鸡巴又是自己的了,慢慢的恢复了感觉,鸡 巴也慢慢变大。这个变故惊得婉瑜吐出了肉棒。
 
  「子乔,它怎么变得这么大啊。」
 
  「因为它看见了宛瑜这个大美人呀。」吕子乔马上解释道。
 
  吕子乔马上又道:「别吐出来啊婉瑜,你是要给我舔到射精才算成功呢,这 也可以证明婉瑜的口交技术是最棒的。」婉瑜听了不是很明白什么是口交技术, 但还是十分高兴的再帮吕子乔含鸡巴。
 
  「对,对,对,就是这样婉瑜,用你的舌头,哦……婉瑜你真是太棒了。」 
  宛瑜听见吕子乔夸奖她,舔的更加卖力了。
 
  「宛瑜,哦,好舒服啊,你把手放在我蛋蛋上,对对对,就这样,轻轻的揉 捏,哦,好棒,非常好。」吕子乔悉心教导,宛瑜也不负子乔期望,一学就会。 
  「再来几下深喉,宛瑜,对,就是这样,鸡巴整个吞下去,哦,对,宛瑜你 真是太棒了。」宛瑜虽是单纯懵懂,却是天赋异禀啊,吕子乔感叹上天真是待自 己不薄。
 
  正当宛瑜舔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吕子乔突然拔出鸡巴,精液突突的全射在宛 瑜脸上了。
 
  「你干嘛呀子乔,怎么射在人家脸上脸上了,哎呀,好难闻的味道啊。」宛 瑜说着就要擦掉精液。吕子乔见状忙道:「等等宛瑜,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吗? 这精液可是人体最精华的蛋白质啊,养颜美白的最好产品。」吕子乔拿一面镜子 放到宛瑜面前,「你看,现在精液是白色的,过一会啊,它的精华就会被你的皮 肤所吸收了。」
 
  宛瑜拿着镜子仔细的看着,果然没几分钟,精液就慢慢变透明了,宛瑜高兴 道:「真是这样啊子乔,谢谢你,以后你能天天给我涂吗?你也知道现在的化妆 品有多贵,现在这份工作的工资也不是很高。」
 
  吕子乔忙道:「根据科学研究表明精液对脸部美白有特别好的效果,从明天 开始我天天射给你涂脸,其他部位没这个必要。」吕子乔深怕宛瑜要他给她全身 都来个保养,心道我就算十个肾也不可能天天给你精液洗澡。
 
  宛瑜开心道:「那就这么说定啦子乔,你应该没事了吧,我要去上班了哦。」 
  「嗯,我没事了,你去上班吧宛瑜,晚上见。」
 
  「晚上见。」宛瑜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吕子乔的房间,吕子乔开心的笑脸瞬间 就阴沉下来了。
 
  「胡一菲!你竟然敢这么用力的撞我小弟弟,我吕子乔发誓,有朝一日一定 要操的你床都下不了。」
 
  而此时的展博,买好了早餐在等心中的女神荷里活前来。
 
  荷里活很快到了,不过却是和赵刚一起来的。赵刚身材矮小,肥头大耳,但 是却是公司副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常年在海外拓展业务,赵刚其实就可以说是公 司一把手。
 
  「Ada,这是我给你买的早餐。」展博笑意洋溢的将早餐递给了荷里活。 Ada是荷里活的英文名字,在公司里没人当面叫她荷里活,毕竟听上去实在不 好听。
 
  荷里活小心的看了一眼边上的赵刚,见他好像没有生气,才接下了展博递来 的早餐,轻声道:「谢谢你展博。」
 
  赵刚笑道:「展博,你很有心啊,大清早的就在这里送早餐,是不是要追求 我们的公司之花啊。」
 
  展博脑子缺根筋,丝毫没有察觉异样,傻傻笑道:「是啊经理,Ada昨天 还和我一起吃饭了呢。」
 
  赵刚「哦」了一声,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荷里活,然后拍了拍展博的肩膀, 道:「很好展博,我很看好你啊。」
 
  「谢谢经理。」
 
  荷里活不知道赵刚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敢跟展博继续说话,拿着展博的早 餐跟着赵刚进了办公室,赵刚刚坐下荷里活马上道:「经理你听我说,事情是… …」
 
  「闭嘴,过来跪下。」赵刚威严的打断了荷里活,荷里活似乎早有觉悟,把 门反锁后很自然的跪到赵刚面前,拉开拉链,掏出鸡巴,熟练的含在了嘴里。 
  「小骚货,居然连展博都勾搭上了。」
 
  「唔唔唔……」赵刚虽然面相丑陋,但是本钱着实不小,鸡巴足有二十公分 长,更是粗壮雄伟,荷里活含在嘴里根本没有空间说话了。
 
  「呵呵,他的牛奶和我的牛奶哪个好吃啊?」
 
  荷里活吐出肉棒娇媚的笑道:「当然是刚哥哥的好吃啦。」说完又将肉棒吸 了进去,左手轻揉蛋蛋,右手不时刺激赵刚菊花部位,技术十分娴熟。
 
  「哦,哦,骚货,你的技术真棒,哦,你们棒子国的女人技术都快比上小日 本了。哦,深喉了,好棒。」感受到喉部肉壁对龟头的刺激,赵刚呻吟连连。 
  「好舒服啊骚逼,再快点,啊,啊,要射了骚逼,快,快。」赵刚呼吸开始 急促。
 
  荷里活经验实在太丰富,头部运动频率加快,终于,赵刚啊的长叫一声,将 精液射出了。
 
  荷里活张开嘴巴,让赵刚看见了他射在嘴里的精液,然后才风骚的将精液吞 咽了下去,还细心的将龟头上的残留都舔的一干二净。
 
  「小骚货,老子上过那么多的女人当中,只有你的嘴能将我的大鸡吧整根吞 下。」赵刚有些感慨。
 
  荷里活媚笑道:「讨厌啦经理,老是叫人家骚货。」
 
  赵刚笑道:「你还不骚,经验这么丰富,还能吞下一整根鸡巴,你不骚谁骚 呢。」
 
  「哎呀经理,人家才不是骚,只不过从小就这样过的,我们那边都这样呢。」 
  赵刚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棒子国还有这风俗?不过棒子国的色情片虽 然不比日本片出名,但听说在亚洲也是排行第二,在世界范围的产量都名列前茅, 这样一想,似乎有这种风俗也不奇怪了。」
 
  荷里活解释道:「那是在韩朝战争时期,人民死伤严重,人口严重不足,那 时候许多地方都曾颁布过一条法令,女人满十三周岁开始,不得拒绝男人做爱的 要求,就算是人妻也不能拒绝,而且只准内射,也不准堕胎,都是为了刺激人口 生长。虽然到了现在,这条法令已经被废除了,但是在一些地方这个习俗还是流 传下来了。」
 
  其实在日本和韩国的某些地方,男尊女卑现象是非常严重的,这种习俗能流 传下来也不是什么不能想象的事情。
 
  赵刚听了暗骂一声,道:「我操,那岂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做爱了?」 
  「是啊,我们那随处可见,马路上,商店里,只要你喜欢,随时就可以掀开 女性的裙子干她。」
 
  赵刚终于明白为什么荷里活刚到公司就可以撒浪嘿撒浪嘿的乱叫,男同事明 目张胆的占她便宜她都还能笑着和人交谈,整个公司没干过她的估计就只有展博 那个傻逼了,想到这里,赵刚不由得讽刺道:「这跟野狗有什么分别。」 
  荷里活很不高兴,但是不敢表现出来,只是辩解道:「我们是为了伟大的繁 衍,是为了民族复兴,经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呢。」
 
  赵刚心说难怪你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出头逼就黑成那样,阴道也是松松垮垮。 一张脸也不知道有没有动过刀,奶子虽然大也不知道填了多少硅胶,所以赵刚不 怎么喜欢干荷里活,只喜欢让她口暴。不过荷里活始终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人, 赵刚也不愿多唐突美人,便道:「是是是,是我不好,我没什么文化,你们这是 一种文化,野狗怎么能比得上呢?什么时候带我去体验一下你们家乡的文化呢。」 
  荷里活马上高兴道:「经理你想去我家乡吗?真是太好了,我们那的人都很 热情好客,我妈妈和我妹妹可都是大美人呢。」
 
  「小骚货,你还想我去干你妈妈和你妹妹啊?」赵刚调笑道。
 
  荷里活却是突然正色道:「自从哥哥去世,我们那附近就没有大鸡吧了,母 亲大人已经多年没有达到性高潮了,经理您的大鸡吧第一次就差点操死人家了, 一定也能令母亲大人再次到达性爱高峰,摆脱多年没有高潮的痛苦了。」 
  「小骚货,原来你这深喉技巧是从你哥哥身上学会的啊。」
 
  「是啊,哥哥的鸡巴真的很棒,但是还是没有经理您的厉害。」
 
  「假如你在上下班路上,突然有人掀开你的裙子要干你,你会拒绝吗?」赵 刚突发奇想。
 
  荷里活想了想,认真道:「我也不知道,或许不会吧。」
 
  「骚货。」听荷里活这么说,赵刚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又有抬头的趋势,便道: 「再给老子舔一发,这次把你的大奶子也用上。」
 
  「好的,经理。」荷里活娇媚的抛了个媚眼,又有些幽怨道:「刚哥哥,你 可有两天没有干人家的骚逼了呢,人家的骚逼好空虚,好想用哥哥的大鸡巴来填 满呢。」
 
  「先给我舔出来再说。」
 
  「人家这就舔啦。」
 
                第三章
 
  「老弟,今天跟荷里活怎么样?她收没收你的早餐?有没有表示点什么?」 下班到家,胡一菲就看到了呆坐在沙发上的展博,赶紧上去关心顺带八卦一下。 
  展博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胡一菲,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怎么了老弟,这么失落。荷里活拒绝你了?」胡一菲再问道。
 
  展博终于道:「拒绝倒是没有拒绝,今天早上荷里活虽然收了我的早餐,但 是却是一整天没有理我。老姐你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胡一菲道:「是不是你买的早餐不合她的口味啊,所以惹的她不高兴了?」 
  展博道:「不会啊,我都是按照子乔吩咐的买的,而且我也看到荷里活吃了。」 
  「那是不是你说错什么话了?」
 
  「早上给她早餐后,我就没有和荷里活说过一句话。」展博郁闷的回答道。 
  「那就奇怪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胡一菲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照理说 吃人家的嘴软,荷里活怎么会吃了展博的早餐却还是不理他呢?
 
  「老姐你果然帮不了我,我还是等子乔给我分析分析吧。」原来展博也没有 将希望寄放到一菲身上。
 
  听见展博鄙视自己,胡一菲怒道:「展博你想死啊,我怎么就帮不了你了, 我哪里不如那个禽兽吕子乔了。」
 
  「子乔一下就帮我把荷里活约出来吃饭了,老姐你行吗?」展博很是怀疑道。 
  「我怎么不行,你要早点请教我,荷里活都不知道和你吃多少顿饭了。」胡 一菲嘴硬道。
 
  一听胡一菲似乎有办法,展博马上抓住胡一菲的手臂摇晃道:「那老姐你有 办法?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啊。」
 
  情急的展博没有注意他的手一直在磨蹭着胡一菲的大奶子,胡一菲虽然感受 到了异样,但是她也没有太在意,他们四岁时候就重组家庭在一起了,不是亲姐 弟胜似亲姐弟,而且姐姐没把弟弟当男人看,弟弟没把姐姐当女人看,两人十六 岁的时候还经常一起洗澡一起睡觉。
 
  「这个,这个……」胡一菲刚才只是死鸭子嘴硬,纯粹不想被亲爱的弟弟鄙 视,真要她说点什么办法,她又说不出来了。
 
  「老姐你这不是在玩我么?」展博欲哭无泪。
 
  正在两人说话间,吕子乔正好回来了。
 
  展博立刻就迎了上去,急道:「子乔,你可算回来了。」
 
  子乔一时摸不着头脑,问道:「怎么了展博?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本来我以 为你今天下班会和荷里活一起快活呢。」
 
  听到荷里活,展博马上又是一副伤心欲死的样子,悲道:「就是荷里活不理 我了,子乔你快点给我分析分析到底是什么情况,另外告诉我该怎么补救。」 
  子乔刚想说话,却又看见了后面沙发上的胡一菲,于是便改口道:「对不起 了展博,我病了,刚从医院回来,医生说我需要好好休息,我想我没那么多精力 帮你分析问题和出主意了。」
 
  「怎么了子乔?你生什么病了?严重吗?」展博关切的问道。
 
  吕子乔嘴角微微上扬,瞧了一眼胡一菲,道:「这个,很严重!有多严重呢, 啊,我想你姐应该很清楚的。」
 
  「我姐?我姐怎么会知道?你打电话告诉过她了?」展博有些莫名其妙。 
  吕子乔也不知道该怎么扯了,便道:「我现在呢需要回房休息了,如果你想 知道我的病情呢问你老姐就可以了。」
 
  「老姐,子乔怎么了?」问不到吕子乔,展博只好问胡一菲了。
 
  胡一菲内心一波草泥马跑过,该死的吕子乔,这叫老娘怎么说?于是只能是 一阵支吾。
 
  「额,这个,子乔的身体呢,好像病了。」
 
  「什么好像,子乔都去医院了,肯定是病了啊。」
 
  「啊,对,是病了,病的好像挺严重的。」
 
  「那到底多严重啊?」展博抓住胡一菲的双臂追问道。其实他的手指部位已 经摩擦了胡一菲的大奶子好几回了。
 
  「我不知道。」胡一菲不想扯皮了,奶子上已经传递给她感觉了。
 
  「可是子乔明明就说你知道的啊。」展博不依不饶。
 
  「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赶紧闪开。」胡一菲吼道。
 
  「可是,如果子乔不帮我,我该怎么办啊。」展博真想大哭一下。他没发现 他自己的双手已经变成按在胡一菲起码是36D的大奶子上了。
 
  胡一菲只感觉有一阵电流从奶子上传来,迅速传遍全身,酥酥麻麻,让她不 禁就想呻吟出声。甚至,胡一菲肯定自己的内裤已经湿润了。
 
  「你等着,我去找吕子乔。」胡一菲推开展博双手,马上起身道,再这样下 去可不行了。
 
  「呦,病人,怎么样,看上去病的好严重哦,是不是快要死了呢,您死之前 是不是考虑把我的钱先还我啊。」胡一菲进门就把门反锁了。
 
  躺在床上的吕子乔叫道:「胡一菲,你那样伤害我的小弟弟,居然还来催债, 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那这样,你帮展博分析他的问题,顺便帮他出主意,咱俩之间的欠债就一 笔勾销怎么样。」一菲说道。
 
  「区区几百块钱,就要我付出这么多?」吕子乔不屑的冷笑道。
 
  「那你是要怎么样?」胡一菲将手指按得嘎嘎直响。
 
  「有话好说,英雄,有话好说。」
 
  吕子乔真是怕了,胡一菲眼神明显不善,不知道是不是要杀人灭口,或者小 弟弟要是再来那么一下,今生估计是再也不知道什么是性福了。
 
  「乔哥哥,你说话好大声哦,吓到人家了啦。」画风突变,胡一菲媚眼轻抛, 微微咬着下嘴角,说不出的妩媚多情。
 
  吕子乔咽了一口口水,他承认他被电到了,胡一菲虽然性格凶悍,但不可否 认也是个大美人,而且他本来就对胡一菲有那一份想干她的幻想,如今佳人在眼 前搔首弄姿,一时间弄得吕子乔心痒难耐,小弟弟隐隐都有抬头敬礼的趋势。 
  「一,一菲,你想怎么样。」吕子乔小心翼翼的问道,喉结处不停蠕动着。 
  「乔哥哥,不知道怎么的,人家好热哦,好像也病了呢。」胡一菲慢慢靠近 子乔,不断解开上衣扣子,不一会便是中门大开,黑色的性感蕾丝胸罩包裹着3 6D的雪白大奶子,看上去弹性十足,让人忍不住就想摸一把。吕子乔享受着眼 前的视觉盛宴,感到小弟弟膨胀的快要爆炸了,不自觉的就把手伸进去来回抽动。 
  胡一菲来到床上,坐到吕子乔大腿上,呻吟道:「乔哥哥,人家的胸口好像 有一团火,要把人家彻底燃烧了,你摸摸看,烫不烫?」
 
  胡一菲抓着吕子乔的手慢慢放上了自己的左边奶子,柔软的触感,摸女王的 奶子不一样的心里刺激,一切的一切,摧毁了吕子乔的理智,吕子乔正欲扑倒胡 一菲之际,一记耳光让他彻底清醒。
 
  「你干什么!胡一菲!」吕子乔愤怒的吼道。吕子乔此刻的感受就像是射精 前的一刹那被人硬生生的打断了快感,又好比憋了好久的一泡尿刚尿一半又不得 不憋着的痛苦感觉。
 
  「看来你的病应该是好了。」胡一菲指了指吕子乔隆起的下体,飞快的扣起 了扣子。
 
  「你是来玩我的?」吕子乔怒笑道。
 
  「玩你又怎么样!吕子乔,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了?」胡一 菲冷冷瞥了一眼吕子乔,又恢复成了女汉子的性格。
 
  吕子乔立马认怂,道:「我错了女王大人。」
 
  「这才像话,我的奶子,手感怎么样?」
 
  「非常棒。」吕子乔下意识的回答道。
 
  胡一菲笑了一下,凑到吕子乔耳边道:「早上的事是我不对,不过也给你补 偿了,如果你好好帮助展博,我还可以给你更多哦。」说完舔了一下吕子乔的耳 垂,食指点了一下子乔勃起的裤子裆部,施施然的出去了。
 
  刚出门的胡一菲,便靠在墙上大口喘气,心中暗自震惊,吕子乔的鸡巴怎么 这么大,比杜伊和展博的大那么多,这么大真的能插进小逼里吗?当初杜伊就那 么一点长,已经插的我痛的要死,这么大,会插死我的吧,可是,为什么又好想 让他插插看呢?心中想法瞬息万变,下面的阴道却是忠实的在不停流水……而在 房里的吕子乔,本来后面被胡一菲吓了一吓,人清醒不少,但是最后又来这么一 出,小弟弟又是膨胀到不行。只能一边打着飞机一边求援啊。
 
  「喂,宛瑜,你在哪?」
 
  「我快到公寓啦,有什么事吗子乔?」宛瑜答道。
 
  「快来我房间帮我。我的鸡巴又想你了。」
 
  说到鸡巴,宛瑜脸色也是羞红,内心深处一片火热,看了一眼四周没什么人, 轻声道:「你等等子乔,我马上回来给你吃鸡巴。」
 
  宛瑜的话语更像是点了一把火一般,不过好在她马上就要回来了。
 
  ……
 
  看到胡一菲出来,展博马上走上前去,不过胡一菲脸色潮红,而且还靠在墙 上大喘气,摸样实在怪了点。
 
  「你怎么了老姐,你这幅样子好奇怪哦。」展博问道。
 
  「你个没良心的,还不都是为了你,你知道老姐为了你牺牲有多大吗?」胡 一菲调整了下呼吸,没好气的回答道。
 
  「有什么牺牲?」
 
  「哎展博,你要不是我弟弟我真想劈开你的脑袋看看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 老姐我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从一个大色狼的房里出来以后是这幅样子,你 觉得牺牲什么了?」
 
  「我还是不明白牺牲什么了。」
 
  「啊,被你打败了。」胡一菲一拍额头,决定不再解释,还是去喝口水补充 下体流失的水分。
 
  「那老姐,子乔到底怎么样了?」展博还是最关心吕子乔的情况。
 
  胡一菲一口喝干一杯水,道:「没什么大事,睡一觉就好,明天早上你好好 问他吧。」
 
  展博喜道:「真是太好了。」
 
  「没良心的,上回我生病也没见你这么紧张过我。」胡一菲有些吃醋了。 
  「我姐多厉害,区区小感冒怎么可能奈何的了你,对吧老姐。」
 
  虽然解释的很勉强,胡一菲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胡一菲想起刚才展博按住 自己奶子的那种触电般的酥麻感觉,以及吕子乔大鸡巴带给自己的心灵震撼,下 体又是淫水直流,便道:「展博,我今天出了一身汗,一会我们一起洗澡,你帮 我好好搓搓背。」
 
  「我们都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现在突然又要一起洗,感觉怪怪的。」 
  「怎么怪怪的,我们以前不经常一起洗的吗?」
 
  「可那时候是老姐你说的我们不能一起洗澡了。」
 
  十六岁多了,一菲终于在偶然情况下知道了男女之事,也有了暗恋的男生, 所以才会说两人不能一起洗澡睡觉了。
 
  「废什么话,赶紧准备,洗澡。」道理说不通就用暴力,这是胡一菲一贯的 人生哲学,而且目前为止,百试百灵。
 
  展博果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弱弱的回了一句,「哦。好吧。」
 
                第四章
 
  「展博,在你心中我真是女人吗?」胡一菲很郁闷的问道。此时的她和展博 一起在浴缸中洗澡,两人全身赤裸面对面,然而展博的鸡巴居然是毫没反应,这 不禁让胡一菲大受挫折。
 
  「当然了,你是我老姐,不是女人是什么?」展博有些摸不着头脑,显然两 人没有在一个频道上。
 
  「那你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暗病?」胡一菲真不敢想这是事实。
 
  「什么暗病,我很健康啊。」
 
  胡一菲忘了对面可是展博,能听得明白这种话才怪。
 
  胡一菲无奈一笑,转到展博这边,环坐在展博大腿上,双手勾住展博脖子, 媚声道:「展博,我漂亮吗?」
 
  「老姐你别这样,我感觉怪怪的。」展博毫无所动,伸手想要推开胡一菲, 却是不小心变成抓住了胡一菲挺拔的大奶子。
 
  惊人的弹性,无可赞叹的手感,还有两粒粉嫩奶头直顶手心的快感,令展博 不自觉的多捏了两下。
 
  「讨厌啊展博,你学坏了哦。」酥麻的触电感觉再度来袭,胡一菲娇喘一声, 顺势便倒在了展博怀里。
 
  展博脸色通红,双目通红,似乎没有听到胡一菲的话,一个劲的使劲揉捏着 手中的大奶子,此时的展博只感觉胸口有一股热血直冲脑海,身体的各种行动已 不受大脑控制。
 
  「展博,你捏疼我了啦。」胡一菲娇滴滴的说道。不过展博虽然很用力,胡 一菲更多的却是享受这一种疼痛中带舒爽畅快的感觉。多少年了,除了杜伊,再 也没有人这么揉捏着她的奶子。展博对于这方面就更加没有经验,更加的白痴了, 现在的他纯粹是依靠一种男人天生的身体本能在做应该认为做的事。胡一菲也是 除了被当年的杜伊干过一回,身体再没被另一个男人侵占过,两人都可谓是多年 情欲一朝爆发。
 
  「刚才看着一点点,现在勃起了这么大这么硬啊。」胡一菲留心到展博的鸡 巴勃起没有问题,心中暗自窃喜,弟弟总算是身体没有问题的。
 
  展博一把把胡一菲推倒,压倒在身下,整个人扑上去在胡一菲雄伟的大奶子 上胡咬乱啃。胡一菲已经印证了自己弟弟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也怕这样下去 失控走火,有心结束这禁忌的一幕,但现在除了暴力没有别的办法,她的心中当 然是不愿意伤害展博的,她试着推开展博,可惜根本没什么用。其实在她的内心 深处,胡一菲甚至感受到了一种病态般的禁忌快感。
 
  我的弟弟在摸我的奶子,我的弟弟在咬我的奶子,为什么我的奶子会这么舒 服?我的弟弟要干我了,他要干我了,啊,快,用力干我吧,使劲的干我,用大 鸡巴干死我吧。胡一菲内心中疯狂大喊。
 
  「展博,你,你放开我啦。」胡一菲象征性的推搡了一下,不过根本没有用 力,不然展博早就弹飞三米开外了。
 
  连续不停的胸部刺激,还有心理上的莫名兴奋,胡一菲的阴道已经是泉水滔 滔,瘙痒难耐了。
 
  「展,展博,干我。」胡一菲羞耻的小声的终于说出了心中所想,其实不用 她说,精虫上脑的展博早就搂着胡一菲的娇躯不停耸动。不过像他这样的欢场初 哥,根本就不知道他要插的是哪里。
 
  胡一菲毕竟已有一次经验,虽然不怎么快乐,但也是一次宝贵的尝试,而且 大学里偷偷观看的影片也不少了,她害羞的扶着展博的肉棒,慢慢的顶到自己的 阴道口,柔声道:「展博,应该插这里才对。」
 
  展博调整了一下身体,竟然直接一下猛然冲刺到底。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 让胡一菲这样的强人竟也痛苦出声。
 
  展博的鸡巴足有十五公分,虽然比不上子乔的雄伟,却也比当初干她的杜伊 强上太多。胡一菲虽然不是处女,但其实与处女也相差无比,毕竟只是被一根细 短小鸡巴插过一次。所以虽然胡一菲刚才骚水流了一大滩,却还是如此之疼。 
  「展博,啊……啊……轻点啊……」胡一菲不由求饶道。
 
  可惜此时的展博根本是充耳不闻,双手抓住一菲那性感诱人的大奶子,强而 有力的猛烈冲刺着。
 
  「啊……展博,啊……啊……好弟弟……我的亲弟弟啊……哦哦哦……你快 要干死你亲姐姐啦……啊……啊啊啊……,好弟弟,到底啦……啊……」初时的 不适应,到数十次的猛烈撞击之后,强烈的快感直冲胡一菲脑部。
 
  「老姐,我,我这是,好舒服啊,啊……」展博终于回过神来,身体动作慢 慢缓慢下来。
 
  「别停,我的好弟弟,啊……啊……继续用力,啊……快干我,用力干我… …快啊……啊啊啊啊……用力的干死你的骚姐姐……」
 
  「老姐,我也好舒服啊。」展博十分识趣的加快抽插频率。
 
  展博又冲刺了几下,「老姐,我好像要射精了,怎么办老姐,啊……啊……」 
  「射进来,啊……展博,没关系的,啊……好弟弟,啊啊啊……啊……亲弟 弟哦,快,射给我,射进来,射进你姐姐的大骚逼里。」
 
  「我射了,老姐,啊……我射了,啊……」
 
  胡一菲子宫深处深切感受了几股强有力的火热喷射,「啊,好烫,我也要来 了,啊……好弟弟,啊……射死我了啊……」
 
  展博的鸡巴便软滑出阴道之后,胡一菲身体哆嗦着,竟然跟着喷出一股骚水, 直接喷到了展博脸上!
 
  「好爽,真的好爽,爽啊……哈哈……」胡一菲此时已是瘫倒在浴缸里,双 眼迷离,嘴里痴痴的说着好爽好爽。
 
  「老姐,这就是做爱吗?」展博小心的问道。他虽然单纯缺根筋,却不是傻 子。也知道他们两人这样做是不对的,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
 
  「对啊我的好弟弟。」胡一菲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我们做是不是乱伦了?」展博有些不安。
 
  「傻瓜,你忘了啊,我们不是亲姐弟啊。」胡一菲温柔的解释着。
 
  「可是我们这样做也属于乱伦啊,也是不对的吧。」展博还是不能接受。 
  胡一菲笑道:「展博你告诉姐姐,为什么亲戚之间不准结婚?」
 
  展博张口就道:「因为血亲之间的结合有非常高的几率生下畸形、智障等存 在先天性缺陷的婴儿,是不利于提高国民整体人口素质和整个人类未来发展的。」 论到专业知识,展博比公寓其他人加起来还丰富。
 
  「你也这么说了,到生小孩才是不对的,就算我们是亲姐弟,我们只是做爱, 是插逼,虽然你射了进来,不过我会去吃避孕药,我们是不会生小孩的,更何况 我们还不是事实上的亲姐弟呢,就算是生小孩也是没问题的。」
 
  「是这样的吗?」展博有些没理清这里的逻辑关系,有些将信将疑。
 
  「那是当然的。」胡一菲一口笃定,顺道给展博抛了个媚眼,要赶紧转移他 的注意力啊。
 
  展博咽了口口水,他第一次见到这么风情万种的胡一菲。其实他们俩16岁 的时候还一起在浴缸里洗澡,即便是刚刚,一开始的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因为 两人实在太熟了,熟到展博已经潜意识里已经忘记自己的姐姐是个身材火辣的超 级大美人了。心思瞬转,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又是一柱擎天了。
 
  「小色狼,嘴上说的冠冕堂皇,鸡巴却是很诚实呢。」胡一菲打趣道。 
  展博瞬间脸红的似要滴血一般。
 
  「姐,我,我……」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呀。」
 
  「我还想干你。」展博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胡一菲闻言娇笑不已,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弟弟都对自己着迷了,却道: 「我们在里面也待很久了,要是被子乔和宛瑜看到始终不好。」
 
  展博低落的哦了一声,他以为胡一菲是在拒绝他。却不想胡一菲马上又道: 「晚上来我房间,老姐让你好好的干一番。」
 
  展博马上原地复活,鸡巴更似又大上三分。
 
  「老姐,刚才我是不是射进去了?」
 
  「不用担心,老姐明天会去买事后避孕药吃的。」
 
  「那就是说晚上我还能射进去了?」展博高兴道。
 
  「是,晚上你还可以射进你姐的骚屄里。」
 
  「姐,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粗俗?你可是人民教师啊。」
 
  「你不喜欢吗?」人民教师还乱伦呢。
 
  「喜欢……」展博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
 
  「晚上想射进来吗?」胡一菲继续诱惑着展博。
 
  「想……」
 
  「那你那么多话,快来帮我搓背。小色狼,别摸姐的奶子,快点洗完,晚上 有的是时间让你摸。」
 
  「可是老姐你的骚逼又流水了呢,你看,流好多呢。」展博沾了淫水送到胡 一菲面前。
 
  「小坏蛋,你的鸡巴还翘的这么厉害呢。」
 
  两人调笑的时候,却不想刚才所发生的种种都被一双眼睛记录下来了,一双 不属于人的眼睛!
 
               【待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